歡迎您! 注冊 返回首頁 返回博客頻道頁

陳賡良 的個人博客

http://www.bobbycorbett.com/fblog/index?ID=1870

個人資料

教育情況:

研究領域:

博文

必須正確理解國Ⅴ標準柴油總硫排放限值的內涵

(1149)次閱讀 | (0)個評論

GB17820-2018的制定過程中,有關領導與專家特別強調:國Ⅴ標準已經要求汽柴油中總硫含量降至10mg/kg。據此,按發熱量進行折算而得出商品天然氣總硫含量應降至8.3mg/m3才能與之相對應的結論;并在該標準附錄A的A.2條中明確提出:“中長期的目標是將總硫控制為8mg/m3”,完全否定了GB/T3935.1對標準的定義:“標準是對重復性事物和概念所做的統一規定,它以科學、技術和實踐為基礎,……”。筆者認為從以下諸多各方面進行綜合分析,此結論不能成立!在今后相當長的時間內如無顛覆性的工藝技術突破,此目標不可能實現!

(1)國Ⅴ標準是強制性國家標準“輕型汽車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測量方法(中國第五階段)”(GB18352.5-2013)的簡稱,它大致相當于目前歐洲正在實施的第五階段(汽車尾氣污染物)排放法規。從標題即可看出,國Ⅴ標準是一項(適用于使用點燃式發動機)輕型汽車的尾氣排放限值標準;為了達到該標準規定的污染物排放限值,同時還發布了強制性國家標準“車用汽油”(GB17930-2016)和“車用柴油” (GB19147-2016)。由此可見,國Ⅴ標準是涉及汽車制造與石油煉制兩大工業的強制性國家標準;就本質而言國Ⅴ標準是上述3個標準組成的族標準,其內涵是符合國Ⅴ標準的輕型汽車只有在使用符合國Ⅴ標準油品的前提下,才能全面達到汽車尾氣排放的國Ⅴ標準。顯然,這與充分利用天然氣是礦產資源的自然屬性,并結合我國含硫天然氣資源實際,以及當前國內外氣體凈化工藝技術發展水平而制定的商品天然氣總硫限值并無內在聯系。

2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高橋分公司的工業試驗證明,在加氫脫硫過程中當汽油的硫含量降到小于10mg/kg時,絕大部分汽油中硫醇含量都降到2.6mg/kg以下;因此,在國Ⅳ油品升級至的國Ⅴ標準的過程中,并未采用任何特殊的工藝來脫除其中的硫醇。同時,雖然國Ⅳ標準油品升級至國Ⅴ標準時,要求將硫含量從50mg/kg降到10mg/kg,但今后再向國Ⅵ標準發展時,總硫含量的限值不再要求進一步降低;因為從加氫脫硫工藝角度此限值已接近極限,難以再進一步降低。綜上所述可以看出,國Ⅴ油品總硫含量限值的確定首先是取決于現有(先進)脫硫工藝能達到的極限值,然后再結合考慮可能產生的環境影響。此處,筆者建議大家認真地思考一下,煉油工業的加氫脫硫工藝有其特定的、合理的、可以實現的硫含量限值,而天然氣工業的天然氣脫有機硫工藝是否同樣也有其特定的、合理的、可以實現的(凈化氣)總硫含量限值呢?為什么后者一定要達到前者的水平(甚至不惜采用明顯不符合我國“節約能源法”第三條規定的技術措施來實現)?請大家再仔細斟酌一下:為什么不同工業的、以完全不同工藝生產的兩種不同產品,必須達到同樣的總硫限值?難道天然氣凈化工藝就不能有其特定的、合理的、可以實現的總硫含量限值?筆者認為上述這些問題的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3)天然氣工業的結構與石油工業不同。石油工業分為上游和下游兩個領域,石油煉制工業屬下游領域,按特定要求開發煉制新產品是該領域的基本任務。隨著全球天然氣工業的迅速發展,國外從上世紀80年代后期開始即從原油與天然氣的物性完全不同出發,將天然氣工業逐步由石油工業中分離而形成一個新興產業領域——中游領域;1988年國際標準化組織中央秘書處批準成立天然氣標準化技術委員會(ISO/TC193即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標志。

總體而言,在以勘探和開發為核心的上游領域,原油與天然氣有諸多相似之處;而在天然利用方面,目前已經形成了發電、城市燃氣和天然氣化工等3個自成體系的產業。但天然氣從井口采出并經處理與加工后,以氣體或液體形態輸送至工業和民用用戶(或接收站)的過程涉及一系列復雜的工藝技術,并形成相應的產業鏈即為天然氣工業的中游領域。其主要內容包括: 天然氣分析測試與氣質管理、天然氣處理與加工、天然氣能量計量以及能量的轉換及儲運,等等。

   上世紀60年代中期以來,經川渝地區從事天然氣處理的三代職工50余年的艱苦奮戰,現已形成一系列頗具中國特色的、適合本地區含硫天然氣的凈化工藝技術,具體情況筆者將撰寫專文進行探討。這里僅提出兩點看法供大家參考。

如果將商品氣的總硫限值定為8 mg/m3,必須將有機硫化合物的限值降低到

2 mg/m3,即使采用分子篩脫水脫硫醇工藝也不能保證凈化氣達標(參見表1)。


 采用分子篩脫水脫硫醇工藝后,勢必放棄最適合川渝地區的凈化氣TEG脫水工藝,導致設備投資與生產成本大幅度增加,并造成能耗與碳排放量劇增。

   4大力發展天然氣工業其本身就是有效改善環境質量的重要舉措。 20186月在美國華盛頓閉幕的第27屆世界天然氣大會(WGC)上,與會各國一致肯定了天然氣是低碳、清潔、綠色、多元的“三可”(可靠的、可承受的、可持續的) 能源,也是未來發展的主要能源(參見圖1)。20188月國務院發布“促進天然氣協調穩定發展的若干意見”,再次明確了“天然氣是優質高效、綠色清潔的低碳能源”;并力爭到2020年底前天然氣產量達到2000億立方米以上。


由于我國當前的國情是能源結構中煤炭的占比達約64%,故大力發展天然氣工業以提高清潔、低碳的燃氣在能源結構中的占比,實際上就能獲得顯著的硫減排、碳減排等環境效益。1998年以來,北京市隨著“以氣代煤”能源政策的實施,2015年天然氣用量已經達到145億立方米,而煤炭年用量則降至1000萬噸以下。在此期間,北京市大氣中SO2年均濃度從120μg/m3降至10μg/m3,下降了97.5%;NO2年均濃度目前雖尚未達標,但也了下降了31.5%。

反之,如果在盛產含硫天然氣的川渝地區,為不切實際地追求不合理的凈化度指標而否定現有的一整套自主開發的、行之有效的凈化工藝技術,由此產生的對本地區天然氣工業發展的負面影響不可低估!

5)綜上所述,可以歸納出以下幾點基本認識。

1國Ⅴ標準是一項(適用于使用點燃式發動機)輕型汽車的尾氣排放限值(族)標準;而GB17820則是一項產品質量標準,兩者并無內在聯系。

2在國Ⅳ油品升級至的國Ⅴ標準的過程中,并未采用任何特殊的工藝來脫除其中的硫醇。并明確規定:今后向國標準發展時,總硫含量的限值(10mg/kg)不再要求進一步降低,因為從加氫脫硫工藝角度此限值已接近極限。

3.煉油工業與天然氣凈化工業是兩個不同的工業領域。為什么不同工業的、以完全不同工藝生產的兩種不同產品,必須達到同樣的總硫限值?難道天然氣凈化工藝就不允許有其特定的、合理的、可以實現的總硫含量限值?

4大力發展天然氣工業其本身就是有效改善環境質量的重要舉措。如果在盛產含硫天然氣的川渝地區,為不切實際地追求不合理的凈化度指標而否定現有的一整套自主開發的、行之有效的凈化工藝技術,由此產生的對本地區天然氣工業發展的負面影響不可低估!











評論(0條評論) 登錄即可評論>
大发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