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從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看油氣未來

來源:中國石油報 日期:2019-06-26 瀏覽量:

發布會上,BP斯賓塞·戴爾先生在演講中用了一個略帶悲觀的題目:“能源2018:通往不可持續之路(Energyin2018:anunsustainablepath)”,同時頗為無奈地說:“未來很讓人擔憂?!?

100年前,著名學者梁漱溟的父親梁濟曾經問兒子一個問題,“這個世界會好嗎?”參加6月11日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發布會,筆者也有類似感受:“全球能源生產消費和碳排放按照目前的趨勢延續下去,這個世界會好嗎?”

對能源行業從業者來說,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公布的2018年世界能源消費情況令人鼓舞:全球能源消費量達到138.65億噸油當量,同比增長2.9%,其中各種化石能源品類消費均有所增長(煤炭消費增長1.4%,石油消費增長1.5%,天然氣消費增長5.3%)。但是,化石能源消費增長也刺激碳排放量增加2%,達到336.8億噸的歷史高位,創下2011年以來的最快增速(相當于全球乘用車保有量增加1/3帶來的碳排放量)。

在全球氣候變暖惡果日漸顯現、氣候變暖日益引發關注的當下(今年5月3日,夏威夷莫納羅亞監測的二氧化碳數據達到415.09ppm,是至少80萬年來的最高水平),2018年全球能源行業碳排放的大幅反彈是讓人失望的。在當天的發布會上,斯賓塞·戴爾先生在演講中用了一個略帶悲觀的題目:“能源2018:通往不可持續之路(Energyin2018:anunsustainablepath)”,同時頗為無奈地說:“未來很讓人擔憂?!?

讀完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筆者有三個方面的突出感受:

實現《巴黎協定》升溫控制目標難度極大,除非有更強有力的政策出臺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測算,如果要將人類造成的溫升幅度總量控制在不超過1861年至1880年間溫度的2攝氏度,需要將1870年來所有人為來源的二氧化碳累積排放量控制在約2.9萬億噸以下,而人類到2011年已經排放了大約1.9萬億噸二氧化碳。如果人類沒有采取任何特別行動,按照目前碳排放趨勢延續下去,地球大氣中的碳濃度在未來20年內將達到危險的臨界值。

基于此,IPCC去年10月發布的報告認為,為了將升溫控制在2攝氏度以下,到203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應下降約20%,并在2075年左右達到零凈值;如果將升溫控制在1.5攝氏度以下,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應下降50%,并在2050年左右達到零凈值。

要實現《巴黎協定》升溫控制目標,全球能源系統必須加速低碳化轉型。但目前全球能源消費和碳排放趨勢卻呈現出與《巴黎協定》升溫控制目標相背離的圖景:2018年全球能源消費仍在快速增長(多數機構報告預測到2040年全球能源消費將增長30%至40%),這預示著全球碳排放仍將保持持續增長。例如,??松梨陬A測2040年能源領域二氧化碳排放仍將達到360億噸,與IPCC的期望值差距巨大。

從斯賓塞·戴爾的介紹中還可以看到另一個危險的趨勢。2018年全球能源消費激增,一個重要原因是全球多個地區極端氣候增多(去年美國出現的酷熱或嚴寒日子是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最多的;中國和俄羅斯在2018年也出現更大的溫度波動)。上述氣候異常似可視為一個偶然現象,但也有人擔心這與全球氣候變暖存在聯系,如果這一假設被證實,那意味著人類將面臨“能源消費增長—碳排放增加—酷熱嚴寒天氣增多—能源消費更快增長”的惡性循環,全球氣候治理形勢將變得更加艱巨復雜。

很顯然,如果沒有更加激進的政策出臺,人類社會正在與《巴黎協定》制定的目標漸行漸遠,未來面臨的氣候風險也會逐步增大。遏制全球氣候變暖迫切需要全球一致的減排行動,然而,在孤立主義、單邊主義漸囂塵上的今天,全球一致行動能否達成,無疑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

再電氣化對能源低碳轉型的貢獻需要重新評估,能源全產業鏈的碳減排更為重要

在很多人印象里,再電氣化和發展可再生電力是新一輪能源轉型的重要特征。從BP年鑒披露的數據來看,盡管2018年可再生能源電力增速高達14.5%(遠高于煤電的3.0%和氣電的3.9%),但無法彌補其他化石能源發電帶來的碳排放增加,去年全球電力系統碳排放增長了2.7%。

盡管近年來可再生能源飛速進展,但由于可再生電力整體規模仍然偏小,且全球電力需求仍在較快增長,全球非化石能源發電(36%)和煤炭發電(38%)占比基本上與20年前基本持平。與十年前相比,全球電力領域碳排放增加了將近15億噸。

因此,斯賓塞·戴爾先生在發言中也對電氣化戰略進行了反思,認為沒有電力脫碳化的電氣化作用有限(Electrificationwithoutdecarbonizingpowerisoflittleuse)。而電力系統去碳化僅依靠發展可再生能源是遠遠不夠的。根據BP測算,要實現電力系統碳排放不增加,全球可再生電力規模需要在過去3年基礎上再增加1萬億千瓦時(相當于2018年中國和美國可再生能源電力總量),這顯然難度極大。實際上,部分國家近期由于可再生能源補貼政策調整,可再生能源發展開始出現階段性的放緩跡象。例如2018年德國風力裝機僅增加3.9吉瓦,低于2014年以來每年5吉瓦的平均規模。中國受光伏補貼政策影響,2019年一季度光伏新增裝機為5.2吉瓦,與去年一季度9.65吉瓦相比,降幅達到46.1%。

值得關注的是,德國能源署原署長斯蒂芬·科勒近期也撰文對電氣化進行了反思,認為德國能源轉型犯下的一個很大的政策錯誤,就是追求全電氣化戰略??评障壬J為,僅用電力作為工業、建筑供暖和供冷是不可行的。電動汽車并不是實現無二氧化碳排放機動車的唯一途徑。天然氣、沼氣和未來的氫氣與電力一起構成了多種能源的綜合體,可以用更低的成本提供電力、熱量、冷量和機動車能源。

綜上所述,推動能源系統低碳轉型,我們一方面要努力推進電力系統脫碳化,積極探索發展風光可再生電力、推進燃料轉換(BP認為可再生電力翻倍的碳減排效果與將10%的煤電機組改為氣電機組的效果類似)、“化石能源發電+CCS”等多種電力系統脫碳化路徑。另一方面,也要意識到電氣化并非能源轉型的全部,我們要從節約能源消費、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發展生物質能源(包含脫碳天然氣)、氫能等其他能源多方面入手,提供一個更加多元化的低碳轉型方案。

中美是全球最重要的兩大能源生產消費國,對遏制全球氣候變暖具有重要意義

從BP年鑒披露的數據可以看到,中美兩國在能源生產消費以及碳排放中占有重要地位。從能源消費情況看,美國2018年能源消費達到23億噸油當量,占全球比例約16.6%。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費國。2018年能源消費達到32.73億噸油當量,占全球比例約23.6%。兩國能源消費占全球能源消費總量的40%左右。

近年來,美國在全球油氣供應方面的影響力日益上升。2018年美國石油產量增加了220萬桶/日,同比增幅16.6%;天然氣產量增長了860億立方米,同比增幅11.5%,美國油氣供應增量占全球油氣供應增量的65%左右。而中國在全球油氣消費領域的地位也日益重要,2018年石油和天然氣消費增速分別達到5%和17.7%,新增油氣需求占到全球新增油氣需求增長的30%。中美兩國對全球油氣市場均具有巨大影響力。

從碳排放情況看,美國2018年燃燒化石能源排放的二氧化碳總量達到50.17億噸,占全球比例為14.9%。同年中國燃燒化石能源排放的二氧化碳總量為94.196億噸,占全球比例為28%。中美兩國碳排放占全球的比例高達43%。兩國過去一年碳排放均有所增長。

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出,中美作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在全球能源消費市場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兩國未來在能源領域和碳排放方面采取的舉措,對遏制氣候變暖具有決定性影響。當前,中國是《巴黎協定》的積極踐行者,提出了碳排放在2030年前后達峰并爭取盡早達峰的目標。而特朗普政府卻退出了《巴黎協定》,根據EIA新近發布的能源展望報告,美國到2050年碳排放基本保持穩定,僅比目前下降4%左右。

當前中美經貿摩擦仍在持續,一些機構還有對兩大經濟體全面“脫鉤”的悲觀判斷。僅從全球應對氣候變暖進程來說,我認為這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在日益緊迫的全球氣候變暖危機面前,人類已越來越成為一個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放棄成見,消弭紛爭,攜手共同應對氣候危機,是人類社會面臨的唯一正確選擇。(作者:林益楷)

上一篇:全球能源市場穩中有變,共享能源成重要趨勢下一篇:美伊沖突影響天然氣市場
大发快3